过午不食是否合理正确?小伙坚持5年“过午不食” 致胃粘膜充血糜烂

  近日,有媒体报道,杭州29岁的小伙子5年“过午不食”,结果胃粘膜广泛充血糜烂,长了两个直径大于2厘米的溃疡,还有出血和咖啡色血痂。


  这些年,笃信“过午不食”的人不少,主要是因为一直流传的某著名中医专家说“过午不食有益健康长寿”的说法,而反对此说者也多将矛头直指中医。那么,“过午不食”真的是中医推行的养生方式吗?


  “过午不食”出自佛教而非医学


  据考证,医家最早谈论“过午不食”的是清初三大名医之一的喻昌,他在其医案专著《寓意草》中,介绍一例“血证兼痰证治法”时提到饮食调养的重要性,提到饮食时间与痰浊化生相关,从人体阳气变化规律看,中午之前阳气渐旺,可助脾运化,不易生痰;午后阳气渐衰,此时再进食,则饮食难化而变生为痰。


  用现代营养学观点看,喻氏此说有一误区,人体是恒温动物,其消化吸收能力变化与整体健康状态、活动方式和进食品种、数量相关,和自然界的晨昏昼夜变化并不一致。


  喻氏之所以援引佛教“过午戒食”谈病后调护,与他由儒入禅、由禅入医的阅历有关。除喻氏外,其他医家异口同声直指此说出自佛教而非医学。如陈岐说 “释教过午不食”,王孟英指“释氏有过午不食之戒”,曹慈山讲“释氏有过午不食之说”。


  僧人午后会吃茶羹和“代茶饮”


  僧人们之所以“过午不食”,按赵朴初先生的解释,原因有二:一是僧人的饭食是由居士供养,每天只托一次钵,日中时吃一顿,可以减少居士的负担;二是过午不食,有助于修定。


  不过,虽说过午不食,但僧人为了诵经不打瞌睡,会喝茶提神。那时人们饮的茶并非清茶一杯,而是茶羹一盏。茶里要放葱、姜、枣、橘皮、(食)茱萸和薄荷等物一起煮后才吃。别的不提,单说大枣,从现代食物血糖生成指数看,血糖生成指数比葡萄糖还高!多吃俩枣也扛饿。


  除了茶羹,还有“代茶饮”给僧人吃,做法是将黄芪、茯苓、葛根、薏苡仁等14味先捣碎,再在炭火上烤出香味,臼中捣成细末。吃之前加上少许盐、橘皮、荜茇等煮熟,“煎以代茶”。这方子里,茯苓、葛根、薏仁中的碳水化合物含量都不低,多吃几盏也扛饿。


  另外,据赵朴初先生说:“我国汉族禅宗僧人从古有自己耕种的习惯,由于劳动的缘故,晚上非吃东西不行。所以在多数寺庙中开了过午不食的戒,但是被视为‘药食’。”可见,佛教的“过午不食”也有灵活变通处。


  “过午不食”要义是过午少食


  多位医家认为,“过午不食”并非过午禁食,而是少食,“早饭可饱,午后即宜少食,至晚更必空虚”。医家们反对的是吃夜宵,“至于夜食尤当屏绝”。早在唐代,医家王焘就反对夜食:“人至酉戌时后,不要吃饭。若冬月夜长,性热者须少食”。酉、戌时相当于现代17到21点,也就是说,晚上9点之后最好不再进食,即使吃也要少吃。


  农耕社会民众的作息习惯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太阳落山后再干活儿要点灯熬油,“性价比”不划算,因此百姓多是天擦黑后就钻被窝了。中医认为,如最后一餐和入睡挨得太近可致食积不化而郁结成病。


  饮食有节才是正确的养生方式


  古人养生强调:“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其中的“食饮有节”就包括进餐定时、定量和五味调和等。过午不食行不行?不行!“精”和繁体“氣”字里都有个“米”,人就指着水谷来养精气呢。半天不吃饭,气就不足了:“谷不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矣”。


  传统中医在餐制和食量上和现代营养学不谋而合,都强调每顿少吃但多吃几顿:“食欲数而少,不欲顿而多”。像相扑运动员那样一天只吃一顿,但食量超出脾胃的运化能力仍会伤身,“饮食自倍,肠胃乃伤”。所以食物总量要控制,“每日饭食只宜八分,不可尽量”;饿过头了再吃就很容易超量,“恐觉饥乃食,食必多”。


  正确的做法是定时进餐,每餐少食,“常如饱中饥,饥中饱。”



过午不食是否合理正确?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无论是知乎的现有答案还是在其他知友群里的讨论,大家都各执一词,支持和反对的都不乏生物和医学话题的大V,在下也来冒昧发表一下观点,请方家指正。

一、“过午不食”的风险与禁忌

关于“过午不食”的最大争议,应该是不吃晚餐有可能增加胃溃疡的风险,支持这个观点的一方认为如果不吃晚餐,一天中将有十多个小时没有食物进入胃部中和胃酸,过剩的胃酸可能直接损伤胃粘膜引起胃炎、胃溃疡。而反方则认为胃酸的分泌受到进食调节,在没有进食刺激时胃内只有少量胃酸分泌,并不会导致严重后果。前者的观点似乎较为符合我们的生活经验——差不多每个人都经历过长时间不吃饭、吃饭不规律引发的各种胃部不适,而目前也有一些实验证据支持这个观点。新加坡国立大学附属医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当受试者每周有2次以上进食时间与其本人正常进餐时间相差两小时以上时,幽门螺杆菌相关胃炎的患病率会显著增高[1。我国上海交大仁济医院的团队也发现不规律的进餐是疣状胃炎的危险因素之一[2]。但“长期的不规律进餐”和“长期规律的过午不食”之间还存在差异,后者导致消化道疾病的风险有多大还需要更完善的实验设计进行评估,而本身存在消化道疾病的人应该还是遵循一日三餐的膳食方式。

反对“过午不食”者的另一个论点是现代人的作息和古代人不同,古代人日落而息,而现代人晚上还要娱乐和工作,只吃午饭无法支撑夜间的能量消耗。笔者倾向于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但大概是需要评估的指标较为主观,难以清晰界定(比如,如何定义评估能量不足引起的虚弱感就相当棘手),目前还我还没有看到具有说服力的相关研究结果,

二、目前证据表明,“过午不食”及类似的进食模式有可能对超重和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患者有益

目前有部分研究的结果提示“过午不食”——或者说一天中总的摄入热量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但是对时段和次数进行限制的进食方式——可能有助于肥胖和糖尿病患者的治疗。2014年,捷克布拉格糖尿病中心的团队将54名糖尿病患者分为B2和A6两组,都摄入总热量和营养物质构成相同的低糖低热量膳食,不同点在于B2组每天只进食2次,而A6组每天进食6次。经过为期3个月的干预后,B2组的体重、肝脏脂肪比例、血糖、胰高血糖素等指标均较A6组有了更加明显的下降[3]。2015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者将18名糖尿病患者分为B型膳食组(早餐高热量,晚餐低热量)和D型膳食组(早餐低热量,晚餐高热量),但两组一日三餐的总热量摄入基本相等,经过7天的不同干预之后,研究者发现进食低热量晚餐的B型饮食组血糖相关指标较D型饮食组有较为显著的改善[4]。美国多年来一直在进行国家健康及营养调查(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NHNES),主要是让受访者回忆过去一段时间的膳食等情况并填写问卷,有研究者对2003-2012年的儿童及青少年NHNES数据进行了分析,发现对于12-19岁的青少年,进餐次数与超重和腹型肥胖发生率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5]。虽然上述研究在研究对象人数、调查方法、观察指标以及观察时长等方面还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但根据现有的资料,我们可以较为谨慎地得出结论:在没有特殊禁忌症的前提下,即使一天摄入的总热量不变,“过午不食”或其他低热量晚餐的膳食模式也可能对肥胖和2型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的患者有益。

在心中想象了无数读者“说人话”的怒吼之后,在下觉得还是有责任给出一个比较明确的结论:基于现有的生理理论和研究结果,“过午不食”可能对已经患有营养过剩和代谢性疾病的人士是一种有益的膳食模式,但“过午不食”是否适合自己、具体如何实施还要经过专业人士的评估和指导,循序渐进地实践,有明显不适时应该及时中止,同时不建议本身有消化道疾病以及晚夜间还要从事较多工作和活动的朋友采取这种膳食模式。


结论:

过午不食的膳食模式可能对没有其他基础疾病的肥胖或2型糖尿病患者有益,可以在专业人士指导下循序渐进地尝试,但不适合本身有消化道疾病或晚夜间工作活动多的人士。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9955.info/html/9.html